“小子,等等我!”

秃毛鹦吓得浑身一颤,急急道。

原本,它是坐在苏辰肩膀上的。

可在危险来临的一刻,它就果断飞走了。

现在眼看着苏辰跑路的方向,与自己所选择的方向不一致,立刻着急起来。

那一双干秃秃的翅膀,不停扇呀扇!

轰隆隆声传出。

四周,立刻出现十几头蓝色冰蝶,呼吸间,追了上去。

“这到底是什么生物?”

楚香香额头上香汗淋漓,问道。

刚才,苏辰的反应,显然是对这种恐怖生物有所了解。

“梦幻冰蝶,一种本应该灭亡的远古生物。”

樱桃小嘴清秀女森系写真

苏辰脸色无比凝重,道。

几乎在他声音传出的一瞬。

那追杀而来的十几头冰蝶,已经出现在自己跟前。

“阴阳封印,起!”

苏辰抬手一挥,阴阳封印,展开了来,没有攻击这些梦幻冰蝶,反而是封住了自己的生命气息。

然后,他跟楚香香同时掉头,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可这些梦幻冰蝶,似乎能够看破阴阳封印。

准确无误的捕捉到苏辰他们的气息。

如此一来,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十几头冰蝶,就像是那甩都甩不掉的狗皮膏药。

紧紧咬着苏辰。

甚至,随着时间推移,苏辰身后追杀而来的冰蝶,数量越来越多。

到最后,简直形成一道冰蝶洪流,铺天盖地。

所过之处,万物皆冰封。

这种冻彻一切的力量,简直让人心骇。

轰!

冰蝶洪流,席卷而过,凛冬已至,生机凋零。

“小子,梦幻冰蝶到底是什么存在?”

秃毛鹦死死抱住苏辰的脖子,骇然道。

“上古时期,苍龙大陆上诞生了一尊冰雪天神,拥有言出法随,创造冰天大世界的力量。”

苏辰一边飞速前行,一边观察着后方的冰蝶,解释道。

“这尊冰雪天神,便是梦幻冰蝶的先祖,在它陨落之后,所有本源,所有圣痕,所有法则,全部散落到它的后代之中,企图有一天,在它的族群之中,能够再诞生出一尊神。”

“可惜,这位冰雪天神算尽一切,没有料到,自己会被天道盯上。”

“在她陨落的一刻,天地大乱,无数种族,为求成神之谜,蜂拥而上,朝着梦幻冰蝶一族,发动战争。”

“那一战,打得是惊天动地,血流成河。”

“整个冰蝶的族地,彻底破碎。”

“即便是有冰雪天神留下来的力量遗诏,也护不住这场灭族之灾。”

“从那之后,苍龙大陆之上,再也没有梦幻冰蝶的踪迹,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这种古天神族的生命。”

苏辰声音之中,充满了唏嘘、感慨。

谁能想到,一个曾傲视于天地间的无上种族。

仅仅只是在一夜之间,便是彻底被血洗,灰飞烟灭。

“梦幻冰蝶……原来,这种恐怖生物就是传说中的梦幻冰蝶。”

楚香香脸色一片煞白,皱眉道。

曾经,她在古籍上看过相关的记载,自然知道这种古天神族生命的恐怖。

寻常绝学神通,根本杀死不了梦幻冰蝶。

这种冰蝶,除了拥有冰封万物的寒气,还诞生出了梦幻之界。

梦幻之界,与武者踏入尊者境后,开辟的内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梦幻之界的力量,比起尊者境的内世界要强大千倍、万倍。

梦幻之界拥有构建虚无空间,吞噬一切绝学神通的功能。

除非是能够找到梦幻之界的破绽。

否则,一切武学、一切神通、一切法则,全都没有丝毫作用。

只会被对方吞噬,转化为梦幻之界的力量。

这也是苏辰为何一开始就避而不战的原因。

到现在,他还没找到梦幻之界的破绽。

“啊……梦幻冰蝶,这玩意,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秃毛鹦死死抱住苏辰的脖子,道。

“我也没想到,刀墓之中竟然还有这古天神族的生命存在,按理说,不应该啊!”

苏辰目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摇头道。

梦幻冰蝶的生长环境,要求虽然不高,可它们必须要吞噬大量的寒气才能存活。

可这个河底世界。

根本就没有寒气弥漫的地方。

或许。

这其中还藏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小子,快想办法,这些破冰蝶很快就要追上来了,一旦被它们的寒气碰到,咱们可都要成为冰雕了!”

秃毛鹦欲哭无泪,本想来这宝藏之地发一笔横财。

可谁能想到,仙药还没遇到,现在就已经是生死危机缠身。

“冰雕?”

苏辰真想把秃毛鹦这家伙给扔出去,让那些古神族的生命,好好炮制一番。

“小子,快想想办法,梦幻冰蝶比谁都敏感,既然记住了我们的气息,那就逃不掉了。”

秃毛鹦的两只爪子死死搂住苏辰脖子,生怕被人给丢出去。

“啊……本神鸟这么英俊,可不想这么快就死在这里啊。”

闻言,苏辰脸上露出一抹错愕之色。

英俊?

一个浑身只有几根毛的家伙,居然好意思说自己英俊!

要是英俊,估计全天下就没有丑八怪了!

“小子,这是什么表情?别不信啊,我真的是最英俊的神鸟了!”

秃毛鹦浑身在不停的发颤,可斗嘴的功夫,依旧没有落下。

“英俊没用,反正都是很快就要去见阎王爷的鸟了!”

苏辰这话刚落下,轰隆一声。

成千上万头冰蝶组成的冰霜风暴,狠狠轰了过来。

砰!

大地,破碎开来。

可那些泥土灰尘,来不及翻飞,立刻被冰封住了。

无尽泥土,全部化成冰粒,激射而出,划破长空,直奔苏辰而去。

“卧槽……小子,快躲,快躲,这些冰粒太锋利了,简直要人命啊!”

秃毛鹦吓得瑟瑟发抖,急急惊呼。

“怕啥,不是纵横九天十地的神鸟吗?喷一口火焰,把这群冰蝶都给烧了啊!”

苏辰脸上露出一抹讥讽之色,道。

“不不不,这可是梦幻冰蝶,本神鸟的火焰,对它们不起作用啊!”

秃毛鹦哭丧着脸道。

“不起作用?那就给我闭嘴!”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