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屋地儿,靠墙堆着今天刚领回的线麻和青麻。线麻是绞绳子用的,而青麻是用来搓细麻绳。

每年不止生产队里的活处处都离不开麻绳,连各家各户也离不开,这是最大的损耗物资之一。

因而一收完庄稼,再备足了要上交的公粮,比如上交的苞米,它不想分给村民的带轴的,而是苞米粒。

等这些准备工作齐之后,队里就先分了这些线麻和青麻。

而各家各户领了多少,队里也会给称了重量登记入册,如此一来回收绳子时就可按照重量算工分,二来你留着自家备用也好再扣下工分。

总之,工分,工分,什么都离不开工分。

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

在搓绳子之前,还有一道工序,那就是得先得青麻裁好段,再批成细条,才能不占地方,也更容易搓得粗细匀整。

关大娘为了省事,召集了三房人挤在外屋地。

此刻在她的指挥之下,就连挺着大肚子的马杜鹃也在侧,正有人在切段的,还有在批细条的。

关有寿一来,高大的身影顿时遮住了门口的光线,让原本就昏暗的屋子显得更为光线不足,让在场的人下意识地抬起头。

“三哥,来啦。”

居家小美女清晨唯美高清写真图片

“老三,你咋过来了?”

“去,别挡着你三叔。”

“你过来有啥事?”

一时之间,你一言我一语。

关有寿沉着脸,置若罔闻地走到心虚得又埋下脑袋的刘春花前面,“老子现在就在你跟前,你说!”

刘春花颤抖着嗓音,“你想干啥?”

关有寿大喝一声“说!”

“孩子爹救我。”

关有寿抬起手,“怕了?你她娘的不是挺会说!老子就等你说!老子咋就欠了好几百块钱,欠你家钱了?老子咋就混不吝养不了家?老子咋就烂泥扶不墙?没老子两次搏命进山,你一家子早就死光光……”

关有福连忙拽着他胳膊,“老三,你干啥?她是你大嫂,有话好好说。”

“滚!”

“你想干啥?!”皱眉的关大爷怒喝一声“那是你长嫂,还有没有规矩?这个家我还没死,还轮不到你动手。”

关有寿勾起嘴角朝他一笑,“我还不屑于揍个老娘们。可惜呀,你是没脸出门了,整个屯子都传遍了。”

“传了啥?”

关有寿手指点了点缩成团的刘春花,“那你得问问你的好儿媳妇。这比猪还蠢的老娘们,也不知到底是个啥玩意儿。你说她咋就喜欢啥话都往外说?

现在外面都传遍了。说啥呢?无非都是说了你个老不死的老糊涂为了我二哥和老四,硬生生地想逼死我这个儿子,心狠啊,虎毒还不食子呢,偏心已经不是偏到咯吱窝了。”

“不可能!”

关有禄和关有哥俩顿时脸色一变……

老二“大哥,你知道她在外头说了啥?”

老四“你们两口子啥意思?坏了我们两家名声就这么高兴?”

关大爷怒瞪俩儿子,大喝一声“吵啥!光听老三的话,还不快去外头打听到底是咋一回事。”

“干啥干啥,你们这些兔崽子想打架先打死老娘好了,老娘不活了,老娘上辈子造了啥孽。”

“娘,儿子不管受了多大委屈,可从来没对外露出一字半句。儿子记得你说过家丑不可外扬,更是记得你说过家和万事兴,吃些亏也没啥,无非是便宜了自家亲兄弟。”

关有寿说完看向关大爷,“你瞪我干啥?你总不能次次柿子要挑软的来捏。我五岁,你捏,好,谁让你是我爹;我十五岁,你还捏,好,谁让下面的弟妹小呢;可我今年二十五了,这二十年,该欠你的,我也自认还清,咱们往后两不相欠。”

紧跟身后的马振中站在房门口,朝身后瞅了瞅,暗暗着急……

完了,这老头子该不会气中风吧?

“唉……不说了,说啥都太迟。谁让老子姓关,老子天生活该。”关有寿摇了摇头,转身推开关有福,“狗日的,这刀子下得可真够狠。”

“老三!”

马振中看了看高声喊着儿子的关大爷,再看了看放了一炮后拍屁股就走的哥们,摸了摸后脑勺立马跟上。

“就这么完了啊?”

“还能咋样?”关有寿伸出手打量了一眼,“老娘们嘴碎,我总不能上去就给她一个耳光子。”

马振中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差点要被你给吓死!我还以为你们家这一回不来个大乱战,不拼出点红色,誓不罢休。”

“我是斯文人。”

马振中“……”

“兄弟,我是真不喜欢动手,你咋不想想,动手动手,关键就在这个手上,我的手不是肉不疼啊。”

“你小子够坏,专会戳人心。”

“我也不想,可有些话不说清楚,总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找上我,总有人觉得我活该就得替他儿子卖命。”

“啥意思?”

“要是我不先来这一招,很快他们就会合伙啥泼脏水往我身上倒,他们都会觉得是我对外解释了。”

马振中同情地拍了拍他肩膀,“接下来要咋整?”

“不搭理就好。”

“真的?”

马振中狐疑地看着他——彼此都是穿着尿裆裤一块长大的小伙伴,知根知底得很,这次这么好说话?!

“至少有段时间清静,够了。”

“真不去找刘家那几个小子麻烦?”

关有寿摇了摇头,“他们有这么一个妹子已经倒了八辈子血霉,咱不能雪上加霜,不厚道啊。”

马振中顿时笑喷。

关有寿跟着笑出声,转移了话题,“人家是不是答应今晚去拉空桶?”

“当然,几个桶没准比酒还值钱。那小子还想年底要五桶,我跟他说了看情况再说,总得先找着白酒不是。”

“这回最少要留两桶自己喝,这年头钱这东西没了票有啥用?你看咱整一桶葡萄酒,再整一桶其他的咋样?”

“呵呵……你想得美!我媳妇上回喝过那一小桶的,说好了要来一桶不要烧刀子的葡萄酒。”

“啧啧……瞧你惯的。”

马振中鄙视地斜了他一眼,“你媳妇先拍板。”

“反了~”

“接着呢?”

关有寿茫然四顾,“哎哟,雨是不是停了啊?”

“呵~你媳妇来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