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选择的权利在自己手中,贝拉反复斟酌,最终好奇还是压倒了担心,她拍拍金发男人的肩膀:“嗨嗨,老兄,需要帮忙吗?”

“我想回家”

金发男人的一句俄语让贝拉有点错愕,怎么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莫名的熟悉啊。

“老兄,你叫什么名字?”

“我想回家”

还是俄语。

听得贝拉一头黑线,一个两个都想回家?

她把金发男人拖到一旁巷子里的暗处:“不介意我看看你的记忆吧?如果你是好人,我就救下你,如果你是坏人,我就弄死你。”

“我想回家”

“ok,我就当你同意了。”

贝拉操控灵能绕过金苹果的残余能量,进入金发男人的精神世界。

假的!从外表看不出来,但实际接触后,她就发现这个金苹果残余虚有其表,更像是用某种技术手段模拟出来的。

气质美女一袭纱裙头戴皇冠清冷气场写真图片

圣殿骑士团的技术这么厉害了?都能复制金苹果了?

她暗自有些担心,担心维兰德那边的生化人、克隆人的技术被对方看出端倪。

好在如今维兰德有006顶在前面,一时半会还牵扯不到她。

她继续察看金发男人的记忆。

尼古拉奥列洛夫,一个很有特点的俄国名字出现在金发男人的脑海当中。

贝拉用另外一种角度,观看着金发男人脑海中关于尼古拉奥列洛夫的人生片段。

这人是俄罗斯刺客兄弟会的一员,不过在1918年脱离兄弟会,并在十年后兄弟会的追捕中死在美国。

金发男人的记忆和尼古拉奥列洛夫的经历混杂在一起,要不是贝拉心灵造诣更高,还真不好分辨。

费了点工夫,她总算找到了金发男人的名字,这人是圣殿骑士团的一名骑士,名叫丹尼尔克洛斯。

之前的俄国刺客尼古拉奥列洛夫是他的曾祖父,而他从小就被圣殿骑士团组建的阿布斯泰戈工业绑架,并用来进行阿尼姆斯项目的实验,丹尼尔克洛斯在阿尼姆斯中的实验代号是四号。

“厉害啊!关键性人物?!”贝拉有点错愕,她发现这人不光是一名圣殿骑士,还是整个事件中非常关键的一个人物。

正是因为他的出卖,才让圣殿骑士团抓住千载难逢的良机,近乎覆灭了刺客兄弟会。

具体操作起来,就是这人被金苹果打入一个潜意识中的暗杀命令,之后他加入刺客兄弟会。

自己有俄国的刺客先祖,又经受了不俗的训练。

丹尼尔克洛斯很快就因为表现优秀,获得了面见兄弟会导师的机会,随后他脑海中的潜意识命令生效,直接杀死导师,并把兄弟会诸多据点、安屋的情报部交给骑士团,完成了前世贝拉就知道的大事件‘大清洗’!

在这一轮打击下,刺客兄弟会近乎军覆没。

贝拉松开双取出来的信息。

丹尼尔克洛斯为骑士团立下大功,可在潜伏时期,兄弟会的理念也接受了不少,这就让他的意识非常混乱,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他的思想在两种理念之间剧烈摇摆。

骑士团用药物帮助他压制混乱思绪,这次他奉命去俄罗斯盗取文艺复兴时代的刺客导师,艾吉奥奥迪托雷撰写的先知手札。

他从西班牙出发,前往美国,之后来日本,绕这么一个大圈,就是为了遮掩身份,方便他去俄罗斯盗取先知手札。

可惜,他在日本还是被兄弟会成员发现,并逃到了贝拉眼前。

这事真是太麻烦了!

贝拉看到远处追踪丹尼尔克洛斯而来的人,更是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大漩涡当中。

“班克斯先生,这么晚还没回家,需要我支付加班费吗?”她看向暗处,随后接受她雇佣,担任汤谷株式会社社长职务的中年男人盖文班克斯就从暗处走了出来。

“斯旺小姐,我不是你的敌人。”

他没有和贝拉对视,但也开启了自己的鹰眼视觉,证明自己同样是这个‘行当’里的人。

“哦”贝拉拖着长音,心中诸多念头一一涌现。

她故作轻松地说道:“你是来追杀这家伙的?交给你吧,我什么也没看见。”

盖文班克斯坚定地摇头:“我是想向你说明一件事,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贝拉笑了,笑得有点明媚:“危险?危险来自哪儿?危险来自你们的组织?还是这家伙的组织?”

她踢了一脚已经昏迷的丹尼尔克洛斯。

盖文班克斯表情慎重地说道:“你的血脉浓度毫无遮掩,在我眼中就像是太阳一样耀眼,你觉得你还不危险吗?”

贝拉一愣,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注意到,金苹果也没提醒过她。

仔细分析中年人的话,细品其中的含义:“毫无遮掩?那么也就是说有遮掩的办法了?大家都是熟人,你教教我呗。”

盖文班克斯摇头:“抱歉,我这种低浓度血脉不需要遮掩,我不会这门秘技,但是刺客兄弟会内有这份秘技的详细修炼方法,是当初的阿泰尔伊本拉哈德导师发明的,在晚年的时候,他的血脉浓度也很高,必须做出遮掩,否则圣殿骑士团会非常轻松地找到他。”

贝拉看着他,试探着问道:“你想让我加入刺客兄弟会?靠这份秘技吗?我觉得不够,班克斯先生,你还是不够了解我,花费一点时间,我也能研究出类似的秘技,这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盖文班克斯先是点头,然后是摇头:“我相信你的能力,开发出类似秘技难不住你,你应该有一些别的机缘,否则人类不可能达到这么高的基因浓度水平

其实很多秘技和历史文献只有导师的权限才能够看到,我想要的不是交易而是请求,我想让你加入刺客兄弟会,并希望由你来接任导师,在这个危急时刻,领导刺客兄弟会。”

他语气平常,就像是在说下班吃什么东西一样轻松。

贝拉先是一愣,随后整整呆滞了十多秒。

某个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让自己加入刺客兄弟会,然后担任兄弟会的导师?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