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哎哟,蔷哥儿啊,来祸事了呀!蔷哥儿啊,来祸事了呀!”

傍晚回家,春婶儿第一回没有如往日那般快活的喊着赚了多少银子,而是哭丧着声音惊慌不已。

贾蔷正在前庭石榴树下逗外甥小石头顽,听闻此言,先见人是否齐。

待看到不仅四人须尾的回来了,还带了两人回来,都没甚问题,便微笑道:“舅母莫慌,什么天大的事,都说成祸事了?”

春婶儿当真眼泪都快下来了,一五一十并并添加了些想象中的内容,将今日事大体说了遍。

好在有贾芸在一旁修正着,贾蔷才没理解成这是一个武侠世界,他可没带系统啊……

贾蔷目光先落在两个生人脸上,见他们都或多或少还带着伤,目光中隐藏不住桀骜和戾气,一见便不是善茬,却也没意外。

能在码头上靠力气讨生活的,铁牛这样的才算个异类。

想了想后,贾蔷轻声问道:“姐夫,这两位大哥就是你的兄弟?”

铁牛忙不迭的点头,然后一手一个脑袋强按在地上道:“蔷哥儿,他们都是好人,心善着呢,俺娘都说他们是好孩子。你看,他们给你磕头了。”说着,抓南瓜一样抓住俩脑袋在地上硬磕。

铁头和柱子闻言,挣了半天干脆也不挣了。

清新的空气诱惑

一来根本不可能挣脱,他二人虽好勇斗狠,是打架的好手,可单论力气,别说两个,再多一双都压不住铁牛。

二来,他们如今端着人家的碗筷吃饭,更何况贾蔷也不是骄狂的,还开口称呼他们大哥。

所以,磕个头就磕个头吧……

狗日的铁牛,抓着他们的脑袋往地上刚,都磕七八个了!

贾蔷见之忙拦道:“好了好了,既然姐夫你信得过他们,我自没甚好说的。”

再磕下去要出人命了……

铁牛虽傻,却也知道体面二字。

见贾蔷如此给他面子,喜的无可无不可,又抓着俩发小磕了仨头。

等铁头和柱子站起身时,铁头还好,不负其名,只是脑门有些青紫。

柱子却已是眼冒金星,摇摇欲坠了……

贾蔷暗自观察,见两人虽有埋怨铁牛二逼之意,却没甚怨恨之心,便放下心来,对还在抽泣的春婶儿道:“舅母,你去和表姐忙就是,我担保不会有事。”

春婶儿哪里肯信,不过看着贾蔷那张自信到不容置疑的脸,终究还是决定大事听家里爷们儿的,看向刘老实。

待刘老实也对她点了点头后,便和担忧的刘大妞一起到西面耳房去穿肉串儿去了……

等她们走后,还在喜庆中的铁牛憨声笑道:“蔷哥儿,真没甚事?”

却不想贾蔷转过头来就变了脸色,还是第一回在人前面色如此凝重,他看着铁牛,道:“没甚事?姐夫,你在码头上混了这么些年,难道还不明白一个道理?”

铁牛都懵了,讷讷问道:“甚……甚道理?”

贾蔷一字一句道:“既入江湖内,便是薄命人!姐夫,咱们现在是在江湖上混饭吃,哪有那么容易赚钱的好事?这座神京城内,这天底下,但凡容易得钱的营生,都是天家和贵人家的,轮不到咱们。咱们想活命,只能去拼!自古而今,本钱的原始积累,就没有不带血腥气的!”这话听的贾芸眼睛一亮。

铁牛却被唬住了,摇头道:“蔷哥儿,俺不懂……”

一旁贾芸叹了口气,道:“铁牛哥,蔷哥儿的意思是,这件事,咱们得拼命。这世上没有东西,不靠争就能落到碗里的。”

铁牛闻言却连连摇头道:“俺不敢,俺娘说了,不准俺动手。”

贾蔷皱眉道:“那你知道,你不敢动手的后果吗?”

铁牛摇头,一旁铁头和柱子对视了眼后,眼中都起了些阴鹜。

混码头多年,他们能活下来,就不缺经验和阅历。

他们可不愿给人当打手和死士……

就听贾蔷继续道:“如果这次咱们退步,交给他们四成的利,往后他们还会继续盘剥,还会要方子,直到最后将咱们生生挤兑垮了。没了这份营生,又丢了码头上的生计,一家老小怎么活?就算你们可以重新回码头,毕竟神京城不止一座码头,可在码头上赚的那点银子,够给我表姐抓药养身子的?姐夫,表姐的身子骨你是知道的,生小石头落下了病根,现在还一直吃着药,若是断了药,她能活下去么?”

“舅舅、舅母待你也不差,可他们的年纪大了,我想这些年你也看到过,像他们这样苦熬一辈子的人到了年纪后,都落得什么下场,年轻时拼命干活受罪,年老后百病缠身更受罪,生生受尽折磨而死!你愿意看到这样么?”

“姐夫,这世上没什么病是治不好的,治不好的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你想让他们因穷困而死?你想让小石头长大以后也和你一样,过这种穷日子,坎坷窘困一生?”

铁牛虽笨,却也明白道理,听着贾蔷的话,他如牛般大口喘息着气,红着眼睛艰难道:“蔷哥儿,可是俺娘……”

贾蔷轻声道:“伯娘临终前不让你出手,是担心你一旦出了手,没人能帮你收尾,遭了官司,你就会坐牢,就会饿死。可现在你有家人,有舅舅舅母当你爹娘,你有妻子有儿子。最重要的是,我也不会让你主动去打谁杀谁,我们只是想要自保,难道你也不敢出手?姐夫,你不用怕,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让你出手的。我们不是混帮派饭的,你随便一出重手,谁扛得住?惹下人命官司那还了得?”

听到这里,连刘老实都糊涂了,铁牛纳闷不已,一直没开口的贾芸则奇道:“蔷哥儿,那你的意思是……”

贾蔷微笑道:“很简单,姐夫不主动打人,但要主动防御,不打人,却也不能让人打。你最好能学会以威势压人,今日不就做得很好?”

贾芸笑道:“我也是实在没有法子,只能借铁牛大哥的虎威了。那会儿,我就怕他突然抬眼,让那群混帐看到他的眼神,那就糟了。”

贾蔷笑道:“眼神还得练,但要有技巧。关键时候,姐夫你就想着我和舅舅、表姐、小石头他们被人打死的场景,眼睛自然就有煞气了。”

柱子怀疑道:“光吓人,能管什么用?”

贾蔷侧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天下事,终讲究个利弊得失。我们又不是和金沙帮抢地盘争利益,和他们无仇无怨,有姐夫这样的杀神在,他们未必愿意凭白招惹咱们?最重要的是,若他们成器可用,我还可以给他们点甜头。”

铁头急道:“什么甜头?”

贾蔷却未回应,而是问道:“谁知道这金沙帮在何处?”

铁头闷声道:“我知道,金沙帮在西城也算有些名气,是个敢打敢杀的,就在苦水井太平街那片。”

贾蔷点头道:“知道在何处便好,走,咱们且去会会这金沙帮,看他们到底成器不成器。”

“现……现在?”

这下连贾芸都吃惊了。

贾蔷心里也是无奈,铁牛这尊威慑门神,只要人家去码头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根底虚实来。

真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麻烦事。

不如现在趁着对方不知这边的底细,赶紧上门或威胁或利诱,将事情摆平才是正理。

越迟,付出的代价就越高。

不过面上却不能这样说,贾蔷轻轻弹了弹袖子上的虚灰,轻声道:“区区一个金沙帮,还要等多久?速去速回,不可耽搁你们休息,且明日一早,我还要早起做早课读书呢。姐夫、芸哥儿和两位大哥随我一并前去,舅舅在家看家。姐夫,你若实在不敢来,你就在家待着吧,我不强求。只是从今往后,你好自为之。”

说罢,率先一步迈出。

背后,铁牛身子都颤栗起来,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恐惧。

“铁牛!”

忽地一声,从他身后传来,铁牛一个激灵,转过头去,就见刘大妞抱着小石头站在不远处的枣树下。

铁牛红着眼,颤声道了声:“大妞,你……你都听到了?俺……俺……”

刘大妞轻轻点了点头,道:“铁牛,你若实在不敢去,就算了,没甚的,咱们今晚就走。”

“去哪里?”

刘大妞微笑道:“回麻刀胡同老宅去,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过不了富裕日子,贫贱也能度日。”

“可是,可是你的身子……”

刘大妞摇摇头道:“没事的,这原是我的命。只是我若不在了,你要照顾好小石头。”

铁牛闻言,大口大口的粗喘着气,缓缓摇头道:“不是,不是,这不是你的命。俺……俺要你活着,俺要你活着!大妞,俺要你活着!!你……好好活着,俺去帮蔷哥儿!!!”

说罢,猩红着眼,满面狰狞的一步步重重的追向了贾蔷离开的方向。

背后,刘大妞心如刀绞,泪似雨下。

她不是故意耍心机去激他,那是她丈夫!

可是,她不能眼看着贾蔷一个人去拼命啊,那是她弟弟……

……

PS:感谢老书友寒冰大神的万赏,这是几本书的老书友了,谢谢一路相伴。

感谢书友竟有人叫灵长类、无聊异国、不良生徒、朝阳的躯壳黄昏的心态、贝爷很寂寞、冰影刃、筋柔而握固、哈克教官、忘在家里、黑刀如雪、梦中与年糕等书友的打赏,大部分也是老面孔,很开心。

另外说一下,书评区这两天有点热闹,大家还是对我有点信心,又不是第一本书的萌新,该怎么写心里还是有数的,会参考书友的建议,但肯定不会为了个别意见去修改大纲的。

最后,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最新网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