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

看她哆哆嗦嗦折腾半天,自己这边为了激发她的斗志,还想出各种办法配合她的演出,甚至不惜化身杀人如麻、无恶不作的坏人……

结果。

就这?

一拳头抡过去就特么的熄火了?

若说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

刚刚看那团水雾发动的气势,还以为她会爆发出多么厉害的攻击,没想到最后却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没有在他的干涉下掀起什么波澜。

一声凄厉的嘶嚎从凉亭所在的位置响起。

此时凉亭已然不在,就连氤氲水雾都变得越来越黏稠,看上去就像是一团蠕动的果胶,并且迅速拔高变大,变成了一尊身着铠甲的巨人形状。

顾判抬头望着那尊数丈高的铠甲巨人,安静沉默片刻后才有些出神地道,“这是……须佐能乎吗?”

轰!

回答他的是一柄呼啸而来的,长度超过五米的大刀,重重砸落下来。

清冷气质的花房姑娘图片

嘭!

地面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碎石四处飞溅,将整个花园都搞得一片狼藉。

完由能量体凝聚而成的大刀被一只拳头挡住了,然后高高弹起,连带着那尊铠甲巨人都不由自主地踉跄后退,直到撞塌了不远处的一座假山才堪堪停了下来。

“比刚才强了那么一点,但还是差得有点儿远。”

“你的手段不能叫须佐能乎,而应该被称之为须佐不能乎。”

顾判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缓缓从坑底一步步走出,看向了再次举起长刀的铠甲巨人。

“太稚嫩了,天地灵元不是像你这么用的。”

“你就好好看一看吧……”

“对于借用天地之力,什么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他悠悠叹息一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摆出一个略微有点奇怪的姿势。

“这才是真正的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轰!

刹那间风起云涌,灵元爆炸。

不到一个呼吸时间,以他所在的位置为中心,浓郁到令人发指的雾气翻滚聚集,犹如实质,转眼间便凝固成一尊超过十丈高度,更加狰狞恐怖数倍的铠甲战士形状。

十几丈高的铠甲战士微微低头,俯瞰着对面已经陷入呆滞状态的弱小“同类”,就如同是在某个小学门口,接到了自家顽劣孩子的老父亲。

不远处,刚刚将长刀举起的铠甲巨人定在了那里,似乎是有些茫然地看着那尊比自己高出一倍不止的庞然大物,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唰!

超出十丈的铠甲战士倏然散去。

只剩下了顾判站在那里的渺小身影。

然后他在身边的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似是自言自语道,“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还几乎杀光了整个庄园的人,就是为了这两个小姑娘?”

“蜂后陛下,你觉得值得吗?”

天空悄无声息阴暗下来。

一滴雨珠从天而降,打在地面溅起一朵小小水花。

随即大雨倾盆而至,将整个天地都完笼罩在内。

顺着顾判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淡淡的女子身影从雨幕深处款款走出,来到花园之中。

“吾也没有想到,一段时间不见,黑山君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高度。”

“一定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所以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更何况是我这样的修行天才人物?”

她脚踏水泊,步步生莲,慢慢靠近了过来,目光须臾不离他的身体左右,“你的那柄神兵战斧呢?”

“蜂后陛下说的是落樱神斧啊……”

他微微低头,面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回忆缅怀表情,“自从本座神功大成之日起,便已经弃斧不用,只靠着一对拳头和这柄宝刀纵横天下,至今罕逢敌手,尝尽了高处不胜寒的孤独寂寞。”

“黑山君的拳,吾虽然并没有真正见过,但也曾听闻过九幽之业罗秘境内有一门拳法名为混沌归元,确实是厉害非常的攻击手段。”

她的目光落在了缺月魔刀的上面,隐隐有些好奇的语气道,“只是这柄血色长刀吾却从来没有见过,亦没有听闻过,不知道它是何等根底,又有着怎样的妙处。”

顾判摩挲着古拙的刀鞘,闭上眼睛发出一声悠悠叹息,“本座倒也不怕被你知晓,自从弃斧练刀之后,它才是我如今对敌时最强的手段,一旦出鞘便会让天地为之变色,江河为之倒卷,不杀生不见血绝对不能归鞘。”

“除此之外,我这柄长刀它还很美丽,相当养眼,没事儿了看一看,就能让人心情舒畅,忘记许多烦恼。”

“而且它还有一个非常富有诗意的名字,叫做小楼一夜听春雨,轻罗小扇扑流萤……”

“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蜂后瞑目思索片刻,最终一无所获。

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这两句挺有出尘意境的诗句,究竟怎么才能和这柄杀气森森的血色长刀联系到了一起。

沉默许久后,她最终只能是缓缓摇了摇头,“吾还是感到有些可惜,那柄斧头可是让吾都感觉有些惊讶的神兵,黑山君竟然直接便放弃不用了么?”

“如果黑山君有意的话,吾倒是愿用其他宝物换取那柄斧头。”

顾判对此却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甚至都没有询问她到底能拿出来什么交换的东西。

不过,他却也没有直接拒绝,而是不置可否摆了摆手道,“斧头被我放到家里了,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来,而且蜂后陛下恐怕也不愿意随我走这一趟,所以此事容后再议吧。”

“也好,希望黑山君记住吾此时说过的话。”

她说话间已经来到了近前,轻轻一挥手,便有无数雨滴改变方向,将远处那尊铠甲巨人牢牢包裹笼罩在内,完束缚住了它的一切动作。

顾判没有起身,而是随意指了指身前不远处的另外一块石头,“坐。”

蜂后果然在那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和他一起注视着被雨水捆缚禁锢的那尊铠甲巨人。

“黑山君此次突破界域屏障过来此地,是专门为了寻找吾的吗?”

沉默许久后,蜂后终于收回目光,淡淡问了一句。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