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原大学,校歌赛现场,强劲的beat响彻场。

几乎所有的人,都下意识地跟着那节奏晃动着身体。

这一刻,他们忘记了自己的阵营,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已经完被这首歌征服。

特别是一些刚刚入学的新生们,都呆掉了。

这是校歌赛?

这就是东原大学校歌赛的水平?

难怪说东原大学校歌赛的冠军,都是可以直接出道的水平!

何止是出道,眼前这种水平的表演,都可以上卫视的跨年晚会了!

台上的三个人,女歌手的吟唱,男歌手的嘶吼,加上朱启南的说唱,三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呈现出了一场几乎毫无瑕疵的演出,真的是视听盛宴。

或许还比不上大树的《少年行》那么震撼,但是却已经不遑多让了。

更何况,这是现场!

比在电视上看起来,可爽多了!

古典的魅力

澎湃的低音,从现场那巨大的音箱中喷涌出来,席卷场。

舞台一侧鸿总对对讲机道“江卫,准备护送小白上台了!”

前面马上就要演完了,该小白上场了。

现场各种危险元素,他还真担心出点什么事。

谁想到,对着对讲机说了好几句,都没听到江卫的回答。

“怎么回事?这孩子难道掉坑里了?”鸿总来到了后台,就看到江卫耷拉着脑袋坐在椅子上。

“江卫,睡着了?”鸿总伸手一推江卫,江卫的身体顺势就倒在了地上。

“江卫……江卫?”鸿总吓了一跳,慌忙去摇晃江卫的身体,“醒醒,江卫,你怎么了……”

本来躺在地上的江卫,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中,似乎有血色闪动,见到了眼前的人,猛然一个翻身,把鸿总直接按在了地上,死死地压在了他的脖子上,口中发出了嘶吼“啊……啊啊啊!死!”

“江卫……咳咳……江卫……”鸿总拼命挣扎,竟然一时间都没有挣扎起来。

“鸿……鸿总?”江卫眼中,那疯狂的血色慢慢淡去,然后他左顾右盼“骠姚大人,危险……等等,我回来了?小白?小白!”

什么回来了?鸿总揉着自己的脖子,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

这家伙是不是傻了?要不要把这孩子辞退了?

然后他就看到江卫冲到了谷小白的身边,一把拽住了他。

谷小白似乎也刚刚从躺椅上坐起来。

江卫两手抓住他,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似乎生怕他受伤了似的。

这家伙……神经了?

“江卫!”鸿总慌忙冲上去,想要把江卫拉开,然后他就看到谷小白向他瞪了过来。

这是什么样的眼神啊!

似乎万年的寒冰,又像是削铁如泥的刀刃。

被谷小白这么一眼看过来,他下意识地就放了手,后退了两步,似乎脚都有点软。

这是谁!

这不是小白!

这一刻,鸿总觉得,虽然谷小白站在他的身边,但是在小白的身体里的,绝对不是小白的灵魂!

不是!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谷小白低下头去,闭上了眼睛,慢慢呼吸了几次,再睁开眼睛时。

眼前,又是那个谷小白了。

谷小白握紧了拳头,嘘了一口气再放开,道“是不是到我们了?好了,我们上台吧。”

306的几个人对望一眼,摇摇头道“小白是不是又做梦了?”

“唔,我觉得应该是小白这种记忆术的副作用……果然任何力量都要付出代价。”

几个人已经习惯谷小白经常做奇怪的梦了,也没有太在意。

毕竟,人类做梦时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事情,而人的大脑是有基本的防御机制的。

不论在梦境中经历了什么,往往都不会影响到人的心智和心理健康。

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让大脑理清现实和梦境的记忆罢了。

谷小白和江卫,也慢慢恢复了过来,在同伴们都准备好之后,谷小白伸手拍了拍江卫的肩膀,拎起了旁边的电钢,转身向台上走去。

江卫紧紧跟在谷小白的一侧,寸步不离。

走着走着,谷小白伸出手去,在虚空中轻轻抚了抚。

虚空中,似乎有一匹白马的虚影浮现,隐约还听到了马蹄声,再一眨眼就消失了。

刚才的一切,似乎都是错觉。

鸿总茫然四顾。

这是怎么了?我是不是太累了?

还是太紧张了,都出现了幻觉了?

他看着谷小白背着琴走在前面,306的其他三个人一起跟了上去。

王海侠问“小白,咱们今天唱哪个版本?”

“最狠的那个。”谷小白道。

“最狠的?”王海侠瞪眼,“你确定?”

谷小白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点了点头。

“你怕了?”旁边,周先庭斜眼看王海侠。

“我小侠子还会怕?小白都不怕,我怕什么!”

“我们一起扛。”赵默道。

鸿总听的冷汗直流,这些孩子们,他们想要干什么!

前台,朱启南三个人正在谢幕,现场的评委和大众评委们,给出了极高的分数,台下的欢呼声也响个不停。

就连四名导师,都震惊不已。

除了付函还算是淡定点,毕竟人家现在也算是拥有顶级实力的,朱芸和另外那名男歌手,这会儿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妈蛋,到底谁才是导师!

真要让我去和这样的表演pk,我能赢吗?

能赢才怪啊,摔!

为什么这里这么多怪物!

我接校歌赛的导师,是不是人生中的一个错误?

然后他们想到接下来要上台的,才是真正的怪物,就有点抑郁了。

终于,舞台上又黑了下来,大屏幕上亮起了五个字

《少年行不行》。

这就是谷小白他们改编的《少年行》的题目。

看到这个题目,大家都很好奇,谷小白会怎么改编这首歌。

毕竟,之前朱启南已经展现出了几乎不可超越的改编。

黑暗中,音乐声响起,然后谷小白的歌声响起来。

“我此生豪侠

踏四海

傲王侯

白马走天涯”

谷小白的歌声响起时,舞台下,就自动静了下来。

好听!

太好听了!

谷小白的音色,干净、纯粹,在黑暗之中回荡,有一种涤荡人心的力量。

舞台下的男歌手导师,张口结舌地听着。

我去,这就是所谓的实力碾压吗?

不用任何花哨的改编,只要开口,就直接把之前让人惊艳的改编,直接压了下去。

这种感觉,就像是玻璃遇到了钻石。

雕刻的再怎么漂亮的玻璃,当放到了钻石面前时,也会黯然失色。

特别是唱到副歌部分。

当谷小白那近乎空灵的副歌响起时,在场的所有人,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怀孕了。

好好听,太好听了……

虽然想过谷小白会把这首歌唱成什么样子,但他们却没想到,谷小白能唱得这么好听!

别说普通的观众们了,就连陈宇杰和大树的粉丝们,都觉得自己要粉上谷小白了。

啊,不好,从我的脑袋里滚出去滚出去!不要洗脑我!

台下,朱启南也目瞪口呆听着。

自从谷小白停止食堂演出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听过谷小白的现场了。

现在他感觉,谷小白更强了!

正所谓一力降十会,他之前觉得,自己唱的已经够好了。

但现在听到了谷小白的声音时,他有一种错觉。

“开门!国家队下乡送温暖了!”

一开口,完不一样。

而且,人家没有丝毫的舞台表演,舞台灯都没有亮起来。

明明谷小白的台风那么好,现场那么强!

不过是声音,就已经足以碾压自己了吗?

等等,不对,不是说……要改编,而且是rap吗?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唱歌?

此时,谷小白已经唱到了副歌的第三句,就在大家以为谷小白会这么唱下去的时候,突然间,他们听到一声破碎的声音。

“啪……哗啦啦啦……”

然后是人们的惊叫、嘶吼、争吵……

“危险!”

“不要乱!”

“维持好秩序!”

“小白,你有没有受伤!”

紧接着,更多的声音响,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声嘶力竭起来

“谷小白滚出娱乐圈!”

“你有什么资格唱《少年行》!”

“不过是长了一张帅脸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谷小白去死吧!”

各种各样的辱骂,在台上响成一团。

然后“吱——嘭!”

一声撞车的声音,让一切戛然而止。

黑暗中,大家面面相觑,谷小白想要搞什么!

他只要刚才那样认真唱下去,不就赢了吗?

这种绝对上的实力碾压,难道还不够吗?

为什么一定要搞事!

而有的人,特别是谷小白的粉丝们,却开始期待了起来。

小白难道又要来一次神级的现场了吗?

下一秒,强劲的beat响起,属于鼍鼓的特殊音色,营造了强烈的节奏感。

有些诡异,扭曲的笛音,夹杂着有些嘈杂的钢琴声,在舞台上响起。

然后,灯光渐渐亮起来,舞台上,四个人坐在四个圆凳上,就像是在宿舍里一样,那么抱着乐器、或者弹着琴、打着鼓。

他们冷眼看着台下,表情中有着太多的不屑和嘲讽。

谷小白的说唱声响起

“我没有什么话说

除了一句fck

一个比一个下作

现在给我shut up

你可以尽情骂我

反正也无处hide out

为什么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我面前装吊大的……”

台下,就连付函的眼珠子都差点凸出来了。

什么鬼?

小白……他爆粗了!

爆粗了!

而且特么的还是中英文双押爆粗!

小白你想干啥!

Tags: